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往事

第一次见六丑的时候,蔚蓝色的天,飘拂着雪白色的浮云。躺在地上的人四肢尽废,他以为自己遇见的是一具尸体,伸手探了探气息,还好,只是很微弱。


谈无欲不假思索,背起那人向昆仑山走去。


上山的路很陡,失了武功的他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,额头满是大汗,背上的人重量不轻,谈无欲走了一节很长的路,腿已经很酸了,但还要时时刻刻注意脚下石头。


他正想着,一个不留神脚就踢到了硬石头,身体惯性的向前倒去,谈无欲忧心背上的人,不由得单脚跪着手也撑住了地,这才稳住了身体,手掌被尖锐的石子划出几道深浅不一的痕迹,渗出了血珠。膝盖也不好受,大约蹭破了皮。


只要谈无欲放下背上的这个人,他就能很容易的上了山,可谈无欲偏就不服输。不过是一个人的重量,他就不信自己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。


一步一步,到山顶的时候,谈无欲气息早就乱了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。喘着气将人放在房间,这才细细的查探六丑现在的情况。


“如何?”熟悉的老者响起,谈无欲停下手中动作,看着老者道:“不太乐观,怕是没有多少时日,前辈……”欲言又止,他已经够麻烦前辈的了,在麻烦恐不太好。


号昆仑了解谈无欲心中所想,主动向前一步细看床上那人的现状,摇头叹息:“此人天命将尽,吾也无能为力。”


前辈开了口,谈无欲就明白这人没有救了,细想来,若有一线生机,又怎会扔至荒山野岭,可他既然带了回来,余下日子当该负责:“这段时间,又要劳烦前辈了。”


而且…床上的人,想必有不少故事。


照顾那人喝了汤药,谈无欲闲来无事便拿了一本书静静读着。


待六丑醒来,映入目光的便是这一幕,柳眉凤目,白发以一根木簪挽起,休闲的装扮,冷峻的面容,因沉静透露出一丝丝温和。


他没有出声,而事实上他早就被人毒哑也开不了口。


如果一个人的目光一动也不动的盯着你看,换做谁都会察觉,谈无欲合上书,倒了一杯茶水喂他:“刚醒,喝些水润喉比较好。”


六丑眼神透露出迷茫,为什么他不嫌弃自己,为什么他不让自己死去,这样一了百了,谁都不会痛苦。


六丑醒来直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,谈无欲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,看透他的疑问谈无欲开口道:“性命至此一条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,死不过是逃避罢了,为何要用自己的痛苦换来别人的高兴。”


谈无欲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,活着!才是最重要的。


六丑毕竟不是谈无欲,他不懂,也不想懂,闭着眼没有在理会谈无欲。


谈无欲也不恼,坐在之前的位置上,静静的看着书,无声的陪伴,也是无声的安慰。


澄心明台,六丑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,他呆在这里已经有几天了,今天天气很好,阳光也不刺眼,带着温和的气息,一如那人悉心照顾。


经过这段时间相处,六丑大约是明白了白发男子与老者身份,一者乃是曾经名动江湖的谈无欲,只是与传闻不太符合,一者乃是号昆仑前辈,是昆仑山隐居的高人。可那又怎么样?与自己毫无关系。


谈无欲和往常一样练着太极,化正气于无形。六丑在不远处,一愣一愣的望着远山,毫无生机的样子,可谈无欲知道,这已经很好了,不在和之前一样是空洞。


“啊……。”我没有多少时间了,六丑这样对身后的谈无欲说道。


“嗯。”谈无欲低喃的应了一声,陪伴着六丑最后一段时光,夕阳很美,像涂了胭脂的娇羞脸蛋,也只有那一瞬,那种美是诱惑人心的,是美到极致而散发出的悲凉。


轮椅上渐冰凉的身体,眼睛紧盯着夕阳,唇瓣一张一合,终是无声。


谈无欲唇角勾出一种莫名的弧度,是面对生命流逝的无奈,无声无息,眼中流露的悲伤,是哀到极点的一抹苍凉。


我后悔,悔没有早一点遇上你,将自己自信的一面呈现。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