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停留[君谈]

梅花的香味并不浓郁,在大雪纷飞的夜里,淡得几乎不可闻。


谈无欲淡出江湖有好几年了,每日无所事事,他也有些无聊。这不,趁着今日天色好,大摇大摆的行走在闹市,也没有人能认出来。


月才子之名虽然名动天下,但见过真面目的人都是在江湖上走跳的。而这江湖,向来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反派层出不穷,认识他的人约摸死了个干净。


“店家,来壶茶。”随意挑了一个桌位,听着江湖上的小人物无聊的扯着八卦。


“欸,你听说了吗?素贤人又死了。”一个又字,引得人不由得咂舌。


旁桌的人递来个嫌弃的眼神:“这谁不知道,八成又是阴谋算计。”


后面还说了什么,谈无欲没有听清楚,只是饮尽了杯中茶汤。他这个同梯啊,总是这样。谈无欲付了茶钱,拍了拍衣袍就离开走了。


谈无欲住在一处半山腰,选择这里落脚,他想,有可能是因为那一片梅林。认真说起来,谈无欲最喜欢的还是万年果,至于为什么选择梅林,或许是冥冥之中的选择。


后来谈无欲在这里遇见了一个人,那人满身正气,自信的神色令人侧目。谈无欲不由得多看了两眼,那人感应到他的目光,顺着视线看向谈无欲。


谈无欲柳眉一抬,似笑非笑对其微微颌首,算是礼貌性的问候,随后便转身离开了,一抹黑影消失在茫茫梅林。


后来谈无欲在遇见那人的时候,是在一个晚上,恰好与那人交错而行。与之前遇见的自信不同,眉目之间充满了化不开的淡漠。谈无欲挑眉,脚步却没有停下。


就在这时,无端涌出的蒙面人很明显是冲着那人来的,而谈无欲还没有走远,停下脚步看了一眼,就是这一眼让他颠覆了之前对男子的映象。


刚正不阿的人正气凛然,与之前急躁不同的是稳重,手托至衡律典,天行日月。


与人搏斗间,男子放出招式后,黑衣人的眼神就有点奇怪。远处观战的谈无欲回想了下,便知道了是因为什么,那个有个招数法咒,纳阴阳,操日月。


按照一般的套路,接下来蒙面人该是放狠话的时候了,果不其然。黑衣人放话离开,谈无欲便在这个时候知道他就是法儒尊驾君奉天。


君奉天察觉得到谈无欲的存在,与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看了他一眼,只是这次先离开的是君奉天,让谈无欲有幸得见那一抹白影消失在无际的黑夜。


在后来的后来,谈无欲发现自己不喜欢梅花了,无欲天换了地方,倒有了些不知名的雪白色小花。





PS.拉郎配,因为想起了那句操日月就控制不住动了笔[抗锅盖离开]


评论(1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