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后文【现代雕冥】

大漠苍鹰与地冥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话剧社。

学校策划活动时,话剧社的学员主动参与节目,该出戏剧是以地冥的台词为主,不过,其中内容在苍鹰看来就是一个阴暗且中二的故事。

红色帷幕缓缓拉开,台上表演一览无遗,地冥宛如太阳神阿波罗之姿,驾着金碧辉煌的逐日马车,手中的鬼谛权杖缓缓抬起,用他那有着独特魅惑的嗓音开口:“永夜是映照永生之光,洗礼万民,荣耀殿堂。”

大漠苍鹰的位置在后方不起眼的角落,这个地方是天迹选的位置,不知怎么的,一向喜欢热闹的天迹这次出乎意料反常。若不是后面没有了位置,大漠苍鹰实在是不敢确定是不是还在更后方。

开幕后,大漠苍鹰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台上。身侧的天迹就没这么老实了,仗着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观赏着话剧的时候,他拿出不知道何时带来的叉烧包一口接一口的吃着,察觉到苍鹰目光,笑眯了眼:“雕兄要不要来一个。”

苍鹰神情冷淡的看了他一眼:“明确规定,禁止吃东西。”

神毓逍遥摇了摇头,自顾自的咬着叉烧包。他就知道会苍鹰会这样说,这一本正经严肃的态度,究竟当初是怎样玩到一起去的?要说这天迹与大漠苍鹰从入校就是一个寝室的,二人性格天差地别,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比寝室里的其他人关系还要要好。

天迹咬着包子含糊不清道:“这是最后一个了,浪费食物,那是可耻的。”

苍鹰神情不变,看了一眼便继续盯着台上。

闲得无聊的天迹拿出耳机带着,完全没有在意学园规定这事,轻快优美的旋律卷走了心中的那一丝不安份,天迹往苍鹰那边挤了挤:“来,雕兄让我靠靠休息。”

身子向旁一斜,苍鹰避开了天迹靠上来的重量,不悦的眸子扫视了他一眼:“我没兴致与你胡闹。”

苍鹰的目光是正在演出的戏剧,与其说是戏剧不如说是人。

天迹不由得心生疑问,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苍鹰这样喜欢戏剧?而且那也没什么好看的,天迹左顾右盼就是不喜欢看着台上,即便偶尔看了一眼也迅速移开:“雕兄,那是一个极端阴暗的人。”

天迹很敏锐,凭借之前的相处就能嗅到一丝不对的气氛,言谈中略带警示的提醒,足以让一点就通的苍鹰透彻。恰好台上地冥像似感应到了什么样,看了过来,天迹眉头一皱。苍鹰就什么都明白了,看来这二人认识,而且还有不小的过节。

“嗯,然后呢?”不冷不热的语气,苍鹰放低声音说道。

“然后?当然是离他远点!”天迹一口气没喘上来,这苍鹰怎么在关键时刻这么笨?

前面的人本来认真的看着话剧,可后排的人时不时就闹出一点动静,悄声细语的谈话这就罢了,关键是声音越来越大,他忍不住回过头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。

每次与天迹在一起,苍鹰就感觉他高冷的形象一败涂地。这不,前面略带埋怨的眼神,使得苍鹰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一般,道了歉,苍鹰做出一个安静的动作示意那人放心。

前排的人也不想过度刁难,点了点头就继续看他的话剧去了。

苍鹰拍了拍天迹让他安静下来。天迹倒没有感觉到什么,他已经压低声音说话了,但看了看苍鹰渐黑的脸色,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话为好,便自己靠着玩起手机了。

最主要的还是这个时间,学弟应该已经下课了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