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后文(中)【现代】

一缕缕温暖的阳光洒在绿荫上,大漠苍鹰一个人坐在长椅上,清新的空气不由得使人放松心情。但安宁的光阴总是短暂,不合时宜的短信‘嘟嘟’声响打破了这一刻宁静。

大漠苍鹰看了短信,是一件已经习以为常的事,但有些地方却说不通,天与地战火挑燃,可无缘无故的两人为什么会打架?以至于都住了院。

忧心天迹伤势,苍鹰没有多做停留便请假出了校,一入病房就看见正在折腾的天迹,看起来没有多大的毛病,只是那包裹的伤有些严重,估计差一点点就被包成了木乃伊。

“这次又是因为什么?”知道二人向来不和,苍鹰开门见山。

“他碰到了不该碰的人。”一提起这件事,天迹像是被触碰到逆鳞,少见的正经神情透着一丝愠色,使人想了解透彻。

苍鹰唇角微抿,来了几分兴致,询问了具体原因才知道,之所以动手,是那名与天迹走得非常近的学弟关系。

不知什么原因,原先与天迹相杀的地冥突然将主意打到君奉天的身上。天迹一向对于想伤害君奉天的人绝不手软。经过这一出,本就降到冰点的关系雪上加霜,一经挑衅便动起手来,不过谁都没有讨到好果子吃,而这段期间不乏被非常君狠狠数落几番。

苍鹰摇头暗叹,这确实是地冥的作风,作不死就往死里作。

“他为了对付你,无所不用其极,但你这伤包扎得太严重了。”苍鹰来这里之前看过地冥一眼,分明没这么严重,旗鼓相当的两人,天迹绝不可能留手,因此苍鹰就知他是故意的。

天迹一副你这就不懂了的神情看向苍鹰,他这可是请求老半天医生才同意的,只有这样奉天才会来照顾他,刚想说什么,眼尖的瞄见半掩的病门外,逐渐走近了一抹白影,天迹瞬间进入影帝模式,瘫痪在病床上哀叫喊疼:“啊!疼——疼疼!”

突如其来的转变,难辨真假,苍鹰刚想上前一步检查伤势,门口君奉天听到了不对劲的声音,快步进房,看了一眼病床上痛苦哀嚎的人说道:“让我来吧。”

瞬间,苍鹰就什么都明白了,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,出门时顺带关上了房门。


这几天天迹过得很惬意,学校那边请了假,最主要的还是他最喜欢的师弟过来照顾他。君奉天感情内敛,谈不上温柔的态度在天迹看来已是极好的,要是不在医院想必更好。

“奉天我口渴了。”像似撒娇的语气,由平时就不正经的天迹口中说出并不奇怪,苍鹰动作一顿,刚想推门的他有些犹豫该不该现在进去。

“水就在身边,自己喝。”君奉天神色自若,早就习惯了与天迹相处模式,淡然的目光依旧落在书上。

近在咫尺的水杯,伸手就能触碰到,天迹撇了撇嘴,他需要的是奉天来照顾,而不是坐在一旁看书,成了空气:“我手痛抬不起来,奉天当真狠心。”

听到这里,他觉得自己还是晚些来才好,悄声离开,向另一间病房走去。

推开门才发现,病房内只有地冥一人,非常君恰巧不在,苍鹰猜想应该是有事暂时离开了,他将买来的水果放下,坐在一旁开口道:“你们还真是斗不完。”

“你若欲助天迹,眩者绝不介意。”不意外苍鹰的到来,地冥唇角弧度不深不浅的笑意刚好,半眯的眼看不透他内心所想。

苍鹰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天迹那便有君奉天照顾,我就在这陪你。”

“嗯––请恕我现在无法招待,贵客随意。”地冥悠闲的躺着病床上,若不是白皙的肌肤上有着淤青,单看这悠哉愉悦的态度,着实会使人误会身处何景。

病房内寂静得发闷,苍鹰闲得无聊动手着削苹果,一圈一圈的将皮削落后将苹果递给地冥。

地冥接过咬了一口,诱人清脆的苹果香甜可口,也解了喉咙间产生的那一丝焦渴。

“算了算时间非常君该回来了,我先告辞,好好休息。”苍鹰想了想,后面还是加了一句叮嘱,至于地冥会不会听那就不敢保证了。


后来在医院的几天,天迹一直缠着君奉天,而苍鹰果真如所说一直陪着地冥,不过每一次来,都会与非常君岔开时间。

“只要再次检查没问题可以出院了。”苍鹰之前在外面问过医生,只要没问题了就可以随时出院。

地冥身上还有些淤青还没消,却也不是很严重,听见苍鹰所说唇角勾了勾:“你不耐了。”

苍鹰神色未变,窗外阳光正好,徐徐温和:“不可能之事,无需假设。”
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