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后文(下)【现代】


“最近你和地冥走得很近。”

天迹的话带着莫名的含意,他虽一直将心思放在君奉天身上,但苍鹰最近明显的转变他不会看不见,不着急等回答,天迹慢条斯理的吃着清淡的粥,不由得想这家粥的味道真不错,默默将地址记了下来。

“嗯。”

知道苍鹰一向淡漠,但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就承认了,天际忍不住挑了挑眉,一个不注意就让苍鹰和仇敌搞一起去了。他虽然不喜欢地冥,却也并不蔑视,只要地冥不动君奉天,天迹也没那么多闲心去招惹。不过这样也好,有苍鹰在,就有人一直牵制着地冥让他转移目标。

天迹慢悠悠的说道:“别说我没提醒,就地冥那性格,到时候吃亏了可别哭鼻子。”

苍鹰知道天迹的提醒是善意,他也没说什么,心里却很明白,就地冥那随心所欲、游戏人生的态度,是绝不可能安分下来。

“你还是忧心自己吧。”这段时间,虽然君奉天经常来照顾他,可对方的态度不明,完全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心中那份顾虑被毫无准备的摊出来,天迹尽量表现得毫无波动。以君奉天身边没有其他人的理由说服自己,一番洗脑,他摆了摆手道:“我的奉天当然是喜欢我,安啦。”

“继续你的好梦,我先离开。”

君奉天差不多要来了,苍鹰也不需要矗在这里。虽然不知道君奉天心里到底怎么想的,但苍鹰明白对方紧张的神色不会作假。


意外的,地冥病房内非常君一改反常的没有离开,苍鹰看了他一眼,走进病房,听见他说了一句。

“大漠苍鹰,最近有劳你照顾地冥了。”

非常君温和的笑容,换做谁也不会讨厌,苍鹰顺口应道:“应该的。”

不知什么原因,听到这个回答,他能感觉到非常君目光在自己身上停顿了一秒,而后移开:“嗯,你们先聊,我先离开了。”

大漠苍鹰点了点头,目送非常君离开。

“你好奇他。”见苍鹰若有所思,地冥能大约猜测他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“他最后离开时的眼神,别有深意。”

地冥勾了勾唇,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今日非常君非要多留片刻的原因:“或许是你多心了。”

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,苍鹰静默不语,地冥不久就会离开,若不是天迹赖着,估计也差不多该出院了。

“你接下来打算如何?”苍鹰话还没说出口就先转了调,天地注定不容,这个答案显而易见,苍鹰也没有必要在来加缀。

“一出好戏,若是提前透了剧本,就失了游戏的兴致,令人期待的表演,往往梦幻而华丽。”

“简单来说,就是继续搞事。”

或许是因为地冥是一个剧作家,简单的两个字,非要用其他姿态的方式呈现,在文字上披一层神秘的薄纱,引人无限遐想。

轻笑一声,地冥道:“这两个字太过粗俗了。”

“人还是自白得好。”粗俗简单易懂,往往更能直接表达意思。

“那你的意图又是什么?”

“你很清楚。”说与不说都没什么不同,对方早就明白了苍鹰的心思。

“人呐——,总是贪心的。”

暧昧不明的语意,似暗示,却是最简单的回答,苍鹰明白了他的意思,嘴角露出了少见的一抹淡意。


后来,在一起的时间多了,苍鹰就慢慢发现地冥手上有一本类似书的日记本,当某些时候,某些画面,他会在上面动笔勾划,苍鹰曾经好奇过,却从来没有开口问过。

在过了一些时日,地冥有一天递给他了一本书,书的名字是‘永夜剧场‘,苍鹰认真的看了几页,然后,……无话可说了。

“如何。”见苍鹰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书看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。

“……嗯,不错。”他想,他大约知道了地冥将来的走向了。

永夜剧作家,也是不错的别名。



评论(1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