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背离【邪正】

认识的人都知道,正亦邪与邪亦正的关系真的很好,最后闹僵,在正亦邪心中还是最重要的。

“我不杀他们,他们就会杀我,难道大哥希望看见小弟尸体?”

“你——。”

正亦邪一时语塞无话反驳,他与小弟二人是孪生兄弟,一者轻狂率性,一者内敛沉稳。但自小弟习得的赤地之招之后,性情越发凶暴。正亦邪无奈叹息,他是绝不可能对胞弟下手,何况邪亦正也受了伤:“…后续就交于我来处理,你好好疗伤。”

邪亦正不满自家大哥胳膊肘往外拐,但正亦邪的下一句话使他担忧起来,神情不自觉的透着懊恼:“大哥,这是我的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。”

“你的事便是我的事,我不可能放任你受到伤害。”

他还想在说什么,正亦邪阻止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:“听大哥的话,好好休养,吾先为你备药。”

邪亦正本想追回大哥,但五脏受损的伤没有给他机会,剧烈的疼痛使他倒吸一口凉气,邪亦正压下心中忧虑运气调息。


天气回暖,邪亦一连在屋内呆了几天都没有出去,悉心照顾的伤势渐渐好转,夕阳余晖倒映出屋内祥和的一幕。

“大哥,我伤势已无碍,不用吃药了吧。”

“一天没痊愈就不能停,内外调养伤才好得快。”

正亦邪拒绝太快,徒留邪亦正一脸苦闷,只得听话认命喝了那碗无比苦涩的药,默默地纠着眉头不说话。正亦邪哑然失笑,摸出不知那来的蜜饯递给小弟,向疑问不解的邪亦正解释道。

“消苦的。”

“咳……这就不用了,这药不苦。”

这么大个人了还怕苦,这不是平白让他人看笑话吗?总之他绝对不会吃的。但嘴里蔓延的甜味是怎么回事?似乎还有点软,邪亦正不由得舔了舔。

正亦邪知道小弟绝对会拒绝,就伸手喂了他一颗蜜饯,却没想到小弟会将自己的手指当成蜜饯,正亦邪一愣,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,指尖残留着湿润余温,他似乎还能感觉到那柔软的触感在指尖蔓延。

反应过来的邪亦正掩饰着心里那一点心虚,不满地喊道,他说了不吃,大哥怎能强行动手。

“大哥!”

“嗯……我还有事,先离开了。”

邪亦正的声音唤回了他飘远的思绪,一时心慌的正亦邪没有多做停留就离开。

看着正亦邪那可堪落荒而逃的背影,邪亦正咂了咂舌,自己又没真的怪他,跑这么快干嘛。他伸手拿起一块蜜饯慢慢嚼着,似乎没有之前大哥的那般甜。


寂静的小屋,邪亦正静静等待着,随着时间渐渐流逝,神情已有几分不耐,他不由地心里打鼓,按照平常这个时间大哥早就过来了,怎么今日等了半天都没来?他忍耐不住出去找寻看看。

印象中正亦邪常去的地方他一个也没有漏下,可都没有看见正亦邪的身影,心中不安的情绪逐渐扩大,仔细回想附近遗漏的地方连忙赶去,终于在一处密林内找到了正亦邪。

“大哥,怎么会——。”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,正亦邪的反应是中了难缠的毒,可无缘无故怎么会中毒,在这平原里他只知道玉阳君炼丹房内有炼制的毒物。

正亦邪看起来很痛苦,咬牙吐出几个字:“别过来!”

邪亦正怎么可能让正亦邪独自忍受,如此棘手的毒物二人承担比一人痛苦离开要好,不顾正亦邪反对,邪亦正强行将一半毒液转移自身。

“小弟,住手!”

“兄弟二人同进退。”

正亦邪能很明显感觉到毒气正一点点流失,邪亦正脸上渐渐浮现的半面蓝颜,额头渗出的冷汗一滴一滴,过了些时刻,一半毒气转移到邪亦正身上。

“小弟,何苦呢。”

“我不可能放任你一个人离开。”

简单的一句话,已经明显表达了邪亦正心思,引得正亦邪皱了皱眉,不知是不是错觉,那一瞬间他竟在邪亦正身上感觉到一丝暴戾,正亦邪唇瓣动了动没有却没有说出口。


从那以后,正亦邪就感觉小弟变了,稍有不顺就会杀人,虽然在自己面前收敛,可那只是表面,一旦太过逼得太紧,他不确定邪亦正会不会连他一起杀,这是以前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,是赤地之招后遗症的影响,还是邪亦正天性如此?

一股由远方飘来的血腥味,随着邪亦正一同出现在平原,正亦邪知道他又杀人了。

“你又杀人了。”正亦邪压制着怒气,紧握着羽扇,连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“他们该死。”

又是质问,邪亦正压下心中不悦,那些愚昧的人不来惹事,自己又怎么会动手,只怪他们妨碍了邪亦正的路。

“你真是不知悔改!”

正亦邪已有要动手的架势,邪亦正一再挑衅他的底线,让他忍无可忍。

明白自己不是正亦邪的对手,不能直撄其锋,邪亦正隐去眸子间的狠意,放软态度,解释道:“我杀的都是些坏人,时不时的欺凌百姓,你可以去打探。”

邪亦正软化了态度,那不算解释的解释正亦邪勉强收起,敛了杀意,心中的怒气却仍是未消退,他不曾怀疑邪亦正的话,这此也是一样:“我姑且信你,只是能不杀人则不杀。”

邪亦正没有在说话,越过正亦邪走进屋内。

正亦邪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

看着正亦邪离开的背影,他眯了眯眼,大哥啊——你真是愚蠢的天真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