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种子【神患卧佛】

ooc

私设严重,经不起推敲





早在一枕眠还是邪灵的时候,就与其他残暴的邪灵不同,在佛门方面颇有慧根,谈不上极善,也谈不上极恶。


没有被压制的灭轮很乱,邪灵永无止境的骚扰,灭了一波又来一波。这不,一枕眠本来安安静静的休息,外面邪灵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,看起来是想又去惹事,这次的领导者名字有几分熟悉,名唤神患——


一枕眠还在思索,外面的声音却开始逐渐弱了下来,一个接一个的离开。


他有预感,这次一定会失败,灭轮高僧从来不是他们这些弱小的邪灵可以招惹。


果然,他的预感是准确的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的声音又吵了起来,一枕眠竖耳静静聆听。那名叫神患的邪灵为了保护他们,独自断后,现在都没有回来,估计凶多吉少。


无来由的,一枕眠没有多想就前去找寻,同为邪灵,不可能见死不救。


穿梭密林的途中,想起刚来的时候,曾见过几次神患,也听过传闻。他常常不顾自身危险,只为了让邪灵有一个安身的地方。


一枕眠一边思索一边找寻,心底已经不抱有太大希望,他以为会在高僧修炼的地方看见尸体,却没想到会在一处隐蔽的密林中找到他。


神患身上血腥味很浓,正靠在巨树上,眯起眼,像是在聚焦看清面前的人,同类的让他暗自松懈,负荷不了的身体再也无法坚持地倒下。


一枕眠现身立马接住他,带走奄奄一息的神患。后来想了想,邪灵死了是没尸体的。




神患清醒的时候,坚硬的岩石滴着水,面前是全然陌生的地方。他全身骨头像经过重组,剧痛难当。


“你醒了,表示已无大碍。”


陌生的声音在山洞内响起,神患停下活动的膀臂,看向说话的人,来者清秀温和,完全看不出是邪灵:“有劳出手相助。”


“你吾既是同类,相互帮助是应该的,只是当时只顾避开敌人,……竟不知到了何地。”经过这件事,一枕眠深感随身携带地图解读的重要性,不至于慌不择径。


见他懊恼的神色,神患顿时反应过来,感情这是迷路了,他打量陌生的山洞,山洞外也全然不熟悉,神患思索言道:“天无绝人之路,仔细寻找,相信必能找到出路。”


二人算不得旧识,话一说开便无话可谈,气氛过于凝肃,一枕眠瞧了一眼天色,似笑非笑的打趣道:“神患也知天无绝人之路啊,可惜一枕眠与你都不属人。”


神患面容一僵,颇有些无可奈何的味道,压抑的气氛一扫而光。


一枕眠?神患默默的在心里念了一遍,不顾自身伤势起身走出洞外,流水潺潺,风景极美。他勾唇讽道:“污秽的人类怎可与邪灵相比。”


一枕眠微不可察地皱眉,欲言又止,终究没有将心底的话说出:“你身上还有伤,且误乱动,我去其他地方看看。”


之前因为担心神患伤势,所以只在附近查探,他既然醒了,想必没有什么问题。安抚了神患的一枕眠,化作邪光消失在神患视线。


神患慢悠悠地收回目光,伸手碰了碰包扎妥善的伤口。一枕眠的态度突然转变,是不悦了?因为自己刚刚的那一句话?


他不认为其中有错。


神患闭目养神,察觉到脚步声靠近,他没有睁开眼,耳廓微动,清楚的感应到有人在他对面盘坐了下来,动作很轻,像是怕打扰到他一般。


“路已找到,只是你身受重伤。恐有不便,先在此地休养几日在行离开。”


一枕眠温和的语调缓缓流出,看样子早就知道他没有睡着。神患睁开眼应了一声,同时心中也有了疑问:“为何不先行离开,你一个人应该很容易。”


一枕眠神色有几分古怪,像是奇怪神患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:“吾既然助你,又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”一边说着,一边掏出了刚才探路时摘来的果子递给神患。


“你——吃素?”


“如何?”


神患摇了摇头:“吃素的邪灵,你是吾所见的第一人。”


一枕眠顿了顿,迟疑道:“外面有一条河,若你吃不惯,我替你打几条鱼来。”


“不必,偶尔试试也不错。”


接过果子神患咬下一口,清甜的果香在味蕾散开,与平时的吃食物感觉不同,谈不上喜欢,也不会讨厌。


从进山洞那一刻,一枕眠就在暗中打量他,神患应了传闻,确实很偏袒照顾邪灵,或许这并不是好事。


一语成谶。


后来一枕眠成了卧佛,神患还是神患。


二人对立,一枕眠劝服邪灵时,神患坚持不肯屈服,心中未发芽的种子生成了恨,一点点累积。直到被卧佛以克邪珠所制之后终于发展成汪洋大海,不死不休!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