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寂寞侯【假装有标题】

一把无名的剑,长年漂流在河川中,光阴流逝,直至遇见了他的主人。

“从今日起,你就跟着吾,名唤九锡。”寂寞侯话音方落,具有灵识的九锡散发着银芒剧烈摇颤,认了寂寞侯为主,誓死服从。

许是受到感染的缘故,寂寞侯唇角带着一抹淡意,苍白的指尖抚上剑身,剑刃散发着冷冽气息,触碰就感到刺骨的寒。

九锡非人,却有人的思想,时日久了,在寂寞侯身边知道了他属于剑灵一类。主人身体虽然很弱,却是天下间罕见的智者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。

冷峰残月上,天际暖阳照耀,寂寞侯静静的雕刻着模糊人影,一次次的失败,不由自嘲,自诩记忆不凡,却连恩人容颜都忘记了。

放下手中雕刻失败的木偶,他的目光透过层层云雾观察着武林,这一看就是一天,夜晚凉风徐徐,一旁矗立的九锡剑穗动了动,想要提醒,就被寂寞侯一个淡漠的眼神止住。


春日雨水充足,寂寞侯望著窗外,绵绵细雨已转为雷霆大作,扰人视线,本打算前往无峰山观赏异景的他,只能叹天公不作美。雨滴溅在石阶上,雨中闪烁着一抹银芒,受天地洗礼的九锡越发透彻灵性。

从不意外九锡有剑灵,寂寞侯初见剑灵的时候,是在一弯圆月下,九锡化灵,清秀的面容一尘不染,给人感觉低调朴实藏华,只需一个照眼,他便肯定这就是九锡,自那以后,偶尔闲来无事,便与剑灵消磨光阴。


清风轻拂,冷峰上瘦弱的身影伴着阵阵轻咳,寂寞侯手执黑子,落棋,胜负鲜明。

对坐之人指间捻着白子,眸间倒映棋盘局势走途,白子虽超脱常规,看似退实则进,落棋刁钻机深却不失沉稳之风。黑棋则是全然不同,此局本可以险招取胜,他却选择让活棋成为诱饵,使敌方在明知有诈的情况下不得不为之,虽一度陷入颓势,却是故意诱敌深入,使此局取得百分百把握。

咳嗽声渐歇,气息平复,寂寞侯才缓缓言道:“分析局势,揣摩人心,脱出常规棋路,看似杂乱,出乎意料的令人防不胜防。”

“也不比主人步步为营,诱敌深入,明白时,已踏入死局为时已晚。”九锡自从学棋后,虽进步神速,却仍然不是对手,不由得暗叹,与寂寞侯对弈,果真不是什么轻易之事。

“过谦了。”寂寞侯淡淡一句,无意在继续这个话题,垂帘,执刀雕刻著面容模糊的未知之人。

九锡眸子情绪不明,执杯静思。

棋往往反应一个人内心,主人你亦是如此吗?

茶汤散发著缭绕薄雾,馀晖渡一层暖阳,笼罩著万物,显现著与平凡人家相似的宁静安详。

可安宁的日子总是短暂,一段时间后,寂寞侯出门的次数增多,九锡明白,他等待的时机渐近了,唯一庆幸的,便是自己还能陪着他,如影随形。

评论(2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