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名

热爱冷cp的路过——

桂花酿【非谈】拉郎配

中秋佳节,市集灯火璀璨,人来人往,各式各样的吆喝声不绝于耳。

避开人群的非常君环视四周,入眼繁华,热闹非常,唯独没有看见那两抹熟悉的身影。

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天与地总是一见面就互怼,先不谈地冥三句话离不开天迹,就但说这不死不休的架势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什么灭族仇恨呢。

这可苦了夹在中间的他,帮左不对,帮右不对,每一次都被两人华丽的无视,这一次又是如此,眨眼的功夫两人就不见了,徒留下他一人在这市集苦恼。

非常君无奈的习以为常,算了,先不管他们,他需要去祭一下五脏庙,都开始抗议了。

左逛逛,右看看,过了半天,越来越饿,可非常君却没有碰那些美食,有些味道好的他嫌卖相不好,有些卖相好的他嫌华而不实,以至于到了现在都没有什么满意。

非常君有些无奈的想道:都说中秋佳节美食多,怎么就让他遇不见呢,走了这么久,也没能发现一家让人愉悦的地方。

夜风轻轻拂过,月华沁凉如水,空气中流散着一丝清冷气息,极淡,若不细查完全感觉不到。

嗯——

桂花的清香,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细微差别,还是让非常君捕捉到了。

闻着香味不错,应该美食也不差,非常君顺着香味,走向街道右拐在选左路绕进一条街巷。


糕点摊前,围着了几个人,小贩与其他店家不同,一袭黄衫面容清秀,眸子却隐含锐利,不怒自威。

没有压低声音的对话,让不远处的非常君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一口价,爱买买,不买离开,别耽误吾做生意。”青年人语气生硬毫无转回余地。

客人听了脸色一阵发青:“吾从未见过你这么黑心的店商,一块糕点卖十两银,简直奸商,我们走!”一边说着,一边甩袖与朋友离开。

青年人靠坐在椅子上,听见客人的话眉毛都没有抬,明显是懒得理他们。

这种对于做生意无所谓的态度,着实吸引了非常君注意,若这人有真才实学还好,若差了只得说这人太傲。

非常君走近才发觉,摊位上写的食名每一样都离不开桂花,他看了须臾开口道:“店家,一样来一份,在打一壶酒。”

见有来客,青年眸子闪烁亮光,声音很悦耳:“恕不赊账,客人外带还是内用?”

“内用好了,还请放心,非常君一向无赊账的习惯。”温和的笑意加深,空无一人的桌椅,非常君随意选了处坐下。

“嗯——客人请。”

青年人动作干净利落,如同轻快的语调,将色泽晶莹的凉糕、糖藕类的一件件放在桌上,然后继续躺着,将书盖在脸上,完全不担心有没有客人前来。

非常君只消看了一眼桂花凉糕,就晓知细腻滑润,入口软滑,的确是极品,无怪乎店家如此任性。

一番细嚼慢咽,非常君倒了一杯桂花酿,即溢出一股桂花清香,芳香环绕,入口甘甜醇绵。

上好的陈酿,应该已有些年头。

在非常君悠闲饮酒这期间,这家店铺只有他一个客人,并不感觉意外,外面标的价格太高,就只为吃一顿恐怕也只有非常君这个美食家会了。

桂花糖藕口味清甜,清凉润滑,将桂花用处发挥之极致,无论是酿酒还是膳食都属极佳,虽然店家喜爱桂花,可之前近距离接触时他能感觉到,青年的身上有着另一股清香,像是果类。

非常君有几分好奇:“可否请教店家名字?”

书下的青年咬字虽然清晰,传来的声音却是模糊不清:“客人下次还来?可吾只卖这一次。”

非常君摇了摇酒杯,勾唇淡笑:“被你坑了一番,知道名字亦不为过。”

谈无欲拿开遮住脸上的书,眉目神采飞扬,忍俊不禁的说道:“谈无欲,下次吾请你一坛桂花酿。”

“非常君深感荣幸。”

若是有缘,下一次在不同的地方有可能遇见,无缘再也不见,人世间匆匆的过客,本不应该当真的话当了真,便需要长时间的光阴流逝。


又一季秋月,丹枫迎秋,无欲天的桂花树也开了。

只不过这年多了一抹黄影,非常君眉目间带着笑意,越发显得温润:“先生,可让吾一番好等。”

谈无欲换了一身舒闲黑袍,柳眉轻挑:“总是需要些时间的沉淀,酒香才会越来越香醇。”

“我还是喜欢初见时你的模样。”

“你说那件黄衫?洗太多次,风吹日晒,早已褪色,亦不合身了。”

非常君听言淡笑不语,只是静静的看着空中圆月,月光清澈,倾洒银辉,桂花酿芳香清幽,失了初时的柔香,却沉淀得越发醇馥幽郁,入口绵长。

评论(4)

热度(13)

  1. 涅槃·凤舞无名 转载了此文字